2013-06-04 11:20:10 来源:水泥人网

浙江温州8000亿投资非洲拟建水泥厂

水泥人网】“我们现在有几百人,大家在计划怎么向非洲投资。”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周德文向记者表示。

 记者获悉,近期温州资本已经筹集数十亿元,决定投资非洲,建设工业园区和商贸城,而有意投资的人数已经达到了300至400人,不久之后,这些温州资本商人便要启程前往非洲,为投资选址。

面临着国内地产投资、矿产投资限定严格的趋势,温州资本正在考虑大规模地向国外转移。但是欧美投资市场较为成熟,获利空间有限,因此,投资发展中的非洲成为了温州资本最近热衷的选择。

这将是温州民间资本近年来赴非洲投资最集中的一次。

 政府引导

“我们现在已经初步定下来,先在非洲建设工业园区,还有商贸城等设施。”

“现在,我们鼓励投资非洲,也正在策划一些项目。”温州外经贸局经贸处负责人向记者透露,“今年,引导资金向非洲投资是我们工作的一个重点。”

而记者获知,早在5月中旬,一些温州民间资本公司和机构就已经初步制定了“出走”非洲的计划。“我们现在已经初步定下来,先在非洲建设工业园区,还有商贸城等设施。”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

该人士同时向记者透露了投资的规模,工业园区的资金规模在几十亿元,要视非洲各国国家的情况而定,而商贸城的投资规模在20亿元人民币左右。

此外,该人士还向记者透露,“已经有300至400人表达了投资该项目的计划。一旦初期项目确定下来,肯定还会有更多的人跟着去非洲。”

目前,这些温州资本筹集并不是大问题,“我们正在和多个国家的政府联系,看哪个国家的条件最成熟。”

记者获悉,温州资本团已经和数十个非洲国家驻中国大使取得了联系。

“仅仅联系肯定是不够的,我们很快就要前往非洲考察。”上述人士向记者透露,“考察团将分为两批,并将走访多个非洲国家。”

据透露,尼日利亚、安哥拉、苏丹已经列出希望温州资本进行投资的项目,如水泥厂、农机中心、安居房项目以及商贸城和新能源项目等。

 复制中国模式

“因为现在非洲缺少基础设施的投资,所以,一些国家会以矿业作为回报,对那些进行基础设施投资的人,给予更加优惠的条件去购买矿业。”

“在国内,温州炒房团正在退出地产市场,他们正在考虑资金何处去的问题。”非洲投资网负责人王文明向记者介绍,“过去只有个别的企业和个人投资过非洲,而现在大规模地、有组织的非洲投资团已经形成。”王文明现在成为了很多投资人的座上客,每天都有“老板”约他吃饭,打听非洲的情况。

 在温州财团此次集中出海前往非洲之前,已经有不少成功投资非洲的温州商人。在之前的2002年,温州人即开始进入非洲。2007年,一份暨南大学的研究报告显示,在非洲的1万华人中,有1000多温州人在那里从事商业或资本投资活动。

温州人朱哲几年前往南非开发房地产,“在南非、津巴布韦等国家,社会还是很稳定的,但是基础设施非常差,尤其是可供中产阶级住的住宅非常缺乏。”

朱哲先投资了上千万元,开发了一片联排别墅,“工期只用了国内的一半时间,销售非常好。”在朱哲的房地产开发公司里,“建筑工人是当地的黑人,财务管理是当地的白人,工程师来自中国,我基本不用费太多的心思。”

朱哲和另外一位中国开发商很快赚取了高额利润,但是在2009年金融危机之后,“南非的房地产市场并不好。”朱哲转身前往北非投资房地产,“现在看,前景还是很好的,因为当地的住宅非常匮乏。”

此外,朱哲的一位同乡,“8万元起家,在非洲开设造纸厂,现在已经身价上亿元了。”朱哲表示,“非洲赚钱的机会很多。”

温州8000亿热钱正在四处寻找商机。“我们现在有几百人,大家在计划怎么向非洲投资。”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周德文称。

记者获悉,温州资本正在将国内的模式复制到非洲,“温州资本在国内很青睐矿业,现在也一样,很多人都希望去非洲买矿。”王文明向记者透露,“因为现在非洲缺少基础设施的投资,所以,一些国家会以矿业作为回报,对那些进行基础设施投资的人,给予更加优惠的条件去购买矿业。”

王文明所说的用基础设施换取矿业的做法在苏丹、津巴布韦等国都发生过。

 据知情人士透露,此次温州财团出海非洲的一个主要方向,就是通过工业园以及商贸城的方式,带动周边经济,从而开发房地产项目。

 出走非洲的挑战

 投资房地产开发的成本和风险都非常高。“几乎是一个钉子都要从国内运过来。”

“现在,投资海外的资金基本不会受到太多的外汇管制。”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周德文向记者表示,“因为投资非洲还是符合国家政策的。”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也有一些中小企业可以通过与大公司的相互配合将资金带往非洲。在比较紧急的情况下,在非洲的民营企业把人民币汇给有外汇额度的大公司账户,在非洲换取美元。”

 但是对于非洲欠发达地区,投资房产开发还要从初期做起。投资顾问丁锐曾经多次带着非洲的项目来中国寻找投资人,她曾几次拿着喀麦隆投资近30亿美元的房地产整体改造项目与中国的房地产商商议,但是得知当地电力和原料状况时,开发商们都显得十分谨慎。原因在于非洲的很多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尚不完备,房屋建设所需的电力和原料市场都没有成熟起来,有的地区只有一家水泥厂,而且水泥价格很高。因此,投资房地产开发的成本和风险都非常高。“几乎是一个钉子都要从国内运过来。”他说,“现在很多国家还在招商做水泥厂。”

这说明温州资本在非洲与国内的投资表现出了差异,他们将更多的精力放在非洲的实体经济上,“我们也更看好项目合作,而不是资金合作。”周德文表示。

而在国内,温州资本正在远离实体经济。2011年两会期间一位浙江籍两会代表曾向记者表示,“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企业不愿意去做实体了,而是去进行资本运作。因为民间借贷的利息比较高,炒股的收益也比较高,反而是我们这样搞实体经济的人,收益比较低。”记者了解到,目前温州短期民间借贷的利率已经上升到月息6分之上。

上述人士表示,“现在温州企业界的朋友做的事情,就是打打高尔夫,谈谈把钱投到哪里去,不会再像我们这样,在工厂里面待着。”

而在如今国内投资机会大大萎缩的情况下,远赴非洲进行实业投资,自然为温州民间资本的另一条风险与掘金之路。


 

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cementren;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投稿请联系:[email protected],QQ:1229919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