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08 10:59:16 来源:央视财经

光大水泥被央视点名!难舍水泥厂的税款群众安全如何决择!

  广东省龙门县,一个国家级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县,却从去年年底开始,接连发生大大小小十多起的地面塌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村里接连出现大坑 村民提心吊胆

  2018年11月起,广东省惠州市龙门县龙江镇罗洞村接连出现大坑,其中一些深不见底。记者赶到的时候,大部分的大坑都已经回填,但是一些没有被回填的坑里,因下雨积满了雨水。

  在村里,直径距离是一个成年人14步步长的大坑,有十几个。大坑周围的警戒线和告示牌都是回填之后设立的,而注意安全的告示牌在当地随处可见。

  村民钟国雄:这里连续填了五次,填了之后再下陷,填了之后又下陷,谁还敢过来呢。

  村民每天提心吊胆,生怕哪天掉进突然塌陷的大坑。原本繁忙的春耕时节,村民们却不敢下地耕种。更让村民担忧的是自家的房屋也开始出现了异样。

  2010年修缮的新房子,如今大大小小的裂缝已经爬满了墙壁。裂缝还在逐渐变宽,家里的几扇门甚至也出现了变形。据记者统计,目前这个住着1870人的村子中, 有107间房屋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开裂。

  村民称,他们祖辈都住在村里,以前并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对于频繁发生的塌陷,当地政府部门又是什么态度?这事儿究竟该由谁来管?

  地质勘探还正进行 镇里未提供有效应急预案

  村民表示,家中最早出现裂缝时,龙江镇国土所曾前来勘查。但是半年时间过去了,也没有明确的说法。同时,在2018年年底,地陷频繁出现后,当地媒体前来报道,镇政府也曾在媒体公开表态,将邀请专家进行勘查评估。

  事情已经过去了近五个月,接受采访时,副镇长所说的勘查结果究竟怎样?记者跟随村民,前往县里问询最新进展。

  龙门县自然资源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村民,地质勘探队刚刚进村,正在挨家挨户进行探测,需要等待两、三个月的时间,才能有结果。

  地陷已经持续发生了半年,村民们时刻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那么在等待报告期间,他们的安全有没有保障,镇里有没有应急预案呢?

  龙门县龙江镇镇长谢添育:事前预防的话,只能跟他们说,让村民觉得确实不能在这儿住了,或者告诉他们去投亲也可以,在镇里租房子住也没问题。

  镇里给出的回答,并不能让村民放心,万一下一次塌陷的位置出现在自家的房屋中,结果将不堪设想。

  除了地面塌陷、房屋裂缝,村民还发现,村里上百年从未断水的古井,现在已经完全枯竭。这些反常的现象,让村民们怀疑,这一切,是不是与几百米外的采石场有关呢?

  采石场造成地下水枯竭 地面下陷

  为了保障正常采石工作,采石场每天都在不间断地抽取着地下水,造成了村里地下水枯竭,地面也开始下陷。

  记者了解到,采石场叫做上窝石场,隶属惠州光大水泥有限公司。而这家水泥厂就在采石场旁边几百米的位置,从采石场开采出的石灰石直接被运往水泥厂做原料。

  采石场工作人员:一天24小时一直拉石头,最少一天一万吨

  记者选取一处制高点发现,采石场的采矿区一直深入到地下,矿区内正在进行挖掘,运输矿石的车辆往来不息。从无人机拍摄的画面,可以看到采石场四周的山体,已被挖掘成了一层一层的阶梯。

  在我国,建设采石场类矿区时,事先要对可能产生的地质灾害影响进行勘测和评估,否则根本不可能通过审批。那么采石场建设时的地质影响评估报告究竟在哪里?当初的结果又是什么呢?

  评估报告显示有风险 主管部门却选择忽视

  自然资源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上窝石场一共进行过两次审批,一次是2009年最初建设的时候,另一次是2014年扩建的时候。两次审批都是严格按照国家的流程进行。

  2014年矿场扩建时的资料显示,采石场开采规模从每年81.00万吨,变更成了960万吨,扩大了十多倍。而我国《矿产资源法》明确规定,扩建矿区必须要重新核发采矿许可证,其中一个重要环节就是企业要提交地质环境影响分析评估,并上报国土主管部门审批。地质环境影响评估的结果至关重要,它将是审批是否通过的重要参考依据。

  记者:知道这个石场可能会造成一些地质方面的影响吗?

  龙门县自然资源局副局长旋志豪:影响方面,我们是根据矿产储量的分布,只做储量方面的东西,“影响”这块,对审批来讲,没具体到要做到哪种程度。

  只对储量进行测量,没有对地质灾害影响进行评估的情况下,就通过了审批,这属于明显违法违规审批。但是,2014年,这家专门为水泥生产提供原材料的矿场,扩建申请还是得到了当时惠州市国土部门的批准。

  而就在这个审批通过的几个月前,2013年10月《国务院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才刚刚发布,钢铁,水泥等属于产能严重过剩行业,各地方、各部门不得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核准、备案产能严重过剩行业新增产能项目。

  一个属于国家重点管控的去产能行业,如果在审批上缺少了必要的手续,当地多个部门真的就敢于给这样的矿场进行审批和备案?这份至关重要的地质影响评估到底有还是没有呢?

  按照国家规定,矿场的审批材料必须进行公示。记者几经周折,在广东省惠州市国土局的官网上,找到了这份上窝石场的公示材料。

  材料不仅包括了上窝石场的各项基本信息,还专门请第三方机构,对石场扩建可能引发的地质环境影响,做了细致的分析评估。评估报告明确写到:

  “因地下水下降,可能会引起井水下降或干涸。”

  “基础的建筑因为不均匀沉降产生裂缝、开裂现象。”

  “地面塌陷。”

  不仅如此,报告还写明:罗洞村受影响较大,建议搬迁为主......

  带着这份报告,记者再次来到了龙门县自然资源局。

  记者:您看这份地质环境影响评估报告吗?我是从惠州市国土局的官网上下载的。

  龙门县自然资源局副局长旋志豪:不是很清楚。

  记者:那从您的专业上,您知道采石场可能造成的地质方面的影响吗?

  龙门县自然资源局副局长旋志豪:现在已经发生了,还是要治理的。这个文件我没看过,真没看过。

  就在记者展开调查的同时,龙门县正在进行的地质勘测有了初步的结果:地面塌陷确系地下水下降诱发的,由上窝石场的开采作业导致。目前,更进一步的勘测还在进行当中。

  而实际上,早在扩建之初,一份采石场可能会对当地地质造成影响的评估结果,已经提交给了当地国土部门,至今还挂在惠州市国土资源局的官网上,是什么原因让当地主管部门选择忽视了这份评估报告呢?

  副局长:对水泥厂难以割舍

  龙门县发展和改革局副局长表示,现在批复的这几条水泥生产线,环保要求还是比较高的。再加上今年水泥价格上涨,税收应该是可以占据半壁江山,很难割舍。

  但是对于老百姓的安全考虑,副局长称,可以把村民安置到一个新村减少影响,但是仍需要一个过程。

  根据当地2017年的经济数据显示:龙门县的水泥产值超过12亿,同比增长25.8%。龙门县发改局考虑的是经济发展,那么当地的自然资源局在审批时又是作何考量的呢?

  龙门县自然资源副局长旋志豪:依靠水泥厂主要是为了保民生。

  记者:但是老百姓的生存环境不健康。

  龙门县自然资源副局长旋志豪:是有点影响,但是我们要找一个平衡点。从保护的角度来讲,我们不开发任何矿产资源,是最好的保护。

  地质报告被遗忘?村民安危不能忘!

  四年前的地质报告中,已经警告过地质环境风险,但是当地主管部门为何偏偏在审批时将它遗忘了?村民们面临危险,到底哪个部门在第一时间采取了处理措施?村民们遭受的损失,又该由谁来承担、赔偿?

  这一系列的问题,如果不能一个个得到回答,那么,老百姓心里的不满恐怕难以消除。

  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一再强调:“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打着发展经济的旗号,欠了生态环境的这笔账,终究是要还的,甚至需要“连本带息”地加倍偿还。如果只算小账、算当前账、算局部账,将来付出的代价必定会更大。

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cementren;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投稿请联系:[email protected],QQ:1229919202